览富财经

发现价值       传播价值
览富财经微博
微博
览富财经微博
微信

龙利得再度冲击IPO:证监会重点询问大客户、供应商问题

来源:览富财经 作者:览富财经编辑3 发布时间:2019-03-22
摘要:成立于2010年的龙利得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利得),经过多年发展,已然成为国内包装行业的知名企业,也系伊利、中粮、来伊份、喜之郎等著名企业的合作商。但相比于同行业竞争对手,龙利得的资本之路却频频受挫,曾在2018年先后经历了IPO被否、曲

成立于2010年的龙利得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利得”),经过多年发展,已然成为国内包装行业的知名企业,也系伊利、中粮、来伊份、喜之郎等著名企业的合作商。但相比于同行业竞争对手,龙利得的资本之路却频频受挫,曾在2018年先后经历了IPO被否、曲线上市折戟。如今,上市愿望强烈的龙利得再度向A股发起冲击,但报告期内却存在多公司成立时间较短便“跻身”龙利得大客户、主要供应商的情形。对于该事项,证监会在下发的反馈意见中也进行了重点询问,这也成为了龙利得二闯IPO路上的“绊脚石”。

强尔贸易成立一年多变大客户

上海强尔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强尔贸易”)成立时间较短便“跻身”龙利得大客户之列,且在2018年上半年销售金额出现大幅增加的情形引发了证监会的关注。

具体来看,在2012年6月强尔贸易注册成立,注册资本为500万元。但根据龙利得前次披露的招股书显示,强尔贸易在2014年就“坐上”了公司第一大客户的位置,当年销售金额高达1.29亿元;之后在2015年强尔贸易仍占据第一大客户之位,销售金额达1.24亿元。对此,证监会在下发的反馈意见中就要求龙利得说明强尔贸易2014年即为第一大客户的原因。

到了2016年、2017年龙利得对强尔贸易的销售额出现骤降情形,在2017年强尔贸易甚至退出了龙利得前五大客户名单。但根据龙利得最新披露的招股书显示,在2018年上半年龙利得对强尔贸易的销售额又大幅攀升,并使其再度回到了前五大客户之列。数据显示,在2018年上半年龙利得对强尔贸易的销售额达2540.68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为6.73%,位列第四大客户。证监会在反馈意见中要求龙利得说明2016-2017年对强尔贸易销售金额大幅减少、2018年1-6月销售金额又大幅增加的原因,强尔贸易及强尔贸易的股东、历史股东等与龙利得、龙利得董监高、其他核心人员、实际控制人、主要股东等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利益安排。

另外,无论是前次IPO招股书还是二闯IPO招股书,均未披露2012年、2013年龙利得对强尔贸易的销售情况,证监会也要求进行补充说明。

除了强尔贸易之外,上海望港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望港贸易”)也存在成立较短便“跻身”龙利得主要大客户的情形。

在2014年6月望港贸易注册成立,成立时注册资本为10万元,但在2015年望港贸易便成为了龙利得的第五大客户,销售金额为2980.01万元。对此,证监会同样要求龙利得说明望港贸易快速成为公司主要大客户的原因,以及补充披露在2014年、2018年对望港贸易的销售情况;也同样提到了望港贸易及望港贸易的股东、历史股东等与龙利得、龙利得董监高、其他核心人员、实际控制人、主要股东等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利益安排。

主要供应商上海昱畅存疑

龙利得除了大客户行列出现两个成立不久的公司之外,公司主要供应商也出现了这种现象。据悉,上海昱畅纸业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昱畅”)成立逾一年便成为了龙利得第一大供应商,且在报告期内牢牢占据主要供应商的位置,而该现象同样遭到了证监会的重点关注。值得一提的是,在龙利得前次IPO被否时发审委就曾问及上海昱畅与龙利得是否存在关联关系。

2012年6月上海昱畅注册成立,注册资本为500万元,而在2014年上海昱畅便成为了龙利得的第一大供应商,并且在2015年、2016年、2017年上海昱畅均为龙利得的第一大供应商,在2018年上半年为龙利得的第二大供应商。2014-2017年以及2018年上半年龙利得对上海昱畅的采购金额分别为1.29亿元、1.62亿元、1.28亿元、1.75亿元以及6634.9万元,占原材料采购总额比例分别为33.27%、41.84%、34.47%、34.66%以及24.03%。

除此之外,上海浦沙纸业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上海浦沙”)同样存在成立时间较短便成为龙利得主要供应商的情况。2014年5月上海浦沙成立,注册资本300万元,但在成立当年上海浦沙就成为了龙利得的第八大供应商,之后在2015-2017年均在龙利得前五大供应商之列,分别为第四大供应商、第三大供应商、第三大供应商,龙利得对其采购金额分别为2343.07万元、3730.92万元以及4622.85万元。

对此,证监会要求龙利得补充说明上海昱畅、上海浦沙成立时间较短即成为前五大供应商的原因,并结合市场公开报价、市场第三方供应商、发行人其他供应商报价等量化分析报告期内公司向上述两家公司采购价格的公允性,上述两家公司及公司股东、历史股东与龙利得、龙利得董监高、其他核心人员、实际控制人、主要股东及上述关联方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利益安排。此外,还要求龙利得补充说明公司报告期内的前十大供应商是否存在注册成立当年或次年即成为前十大供应商的情形。

而在龙利得前次IPO被否时,发审委就曾询问了上海昱畅与龙利得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是否存在为龙利得分摊成本、承担费用或利益输送的情形。

资深投融资专家许小恒表示,一般公司成立时间较短便成为发行人大客户、主要供应商的情形都会遭到证监会的重点关注,这里边主要容易滋生利益输送的问题。

产能消化问题仍遭关注

在龙利得前次闯关IPO被否时,公司产能消化的问题曾被发审委问询,如今该问题仍被重点关注。

招股书显示,龙利得主要从事瓦楞纸板和瓦楞纸箱系列产品的生产、销售,其中瓦楞纸板主要用于进一步生产瓦楞纸箱,也有部分瓦楞纸板和原纸直接对外销售。其中,瓦楞纸箱为龙利得的主要收入来源,在2015-2017年以及2018年上半年龙利得瓦楞纸箱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3.33亿元、3.77亿元、5.15亿元以及3.15亿元;分别占公司总业务收入的62.37%、65.2%、81.84%以及85.88%。

另外,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龙利得瓦楞纸箱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8.31%、 99.68%、94.86%、 86.88%,瓦楞纸板产能利用率分别为58.69%、69.08%、65.1%、71.57%。在反馈意见中,证监会就要求龙利得说明瓦楞纸板产能利用率不高的原因。而据龙利得前次IPO招股书显示,公司拟募资3.3亿元,其中2.1亿元拟用于主营业务的发展,在公司IPO被否时发审委就要求龙利得结合纸箱行业整体产能与需求、现有产能、在建产能、拟募投产能等情况,说明新建产能是否能够有效消化。

据招股书显示,此次IPO龙利得拟募资约4.21亿元,其中逾2亿元拟用于主营业务的发展。具体来看,龙利得拟将募集资金投入扩建智能高效印刷成型联动线与智能物联网及仓库管理项目;配套绿色彩印内包智能制造生产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归还银行借款、补充流动资金等,分别拟投入1亿元、1.36亿元、5026万元以及1.35亿元。龙利得此次新建产能能否有效消化的问题也同样引起了市场关注。

需要指出的是,近期多家上市公司掀起了首发募投项目生变小高潮。对此,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指出,在当下多公司首发募投项目变更的情形下,龙利得逆势扩产的行为无疑更加引发市场关注,不排除公司未来也加入这一行列。

分享到:
责任编辑:览富财经编辑3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三只松鼠:屡发食品安全问题成IPO拦路虎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郑重声明:本网所发布的所有信息仅供参考,本网不对信息的完整性、及时性负任何责任,投资者依据本网信息所作投资需风险自担!

Copyright © 2000-2018 lanfucaij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5159号-5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