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 注册

览富财经

发现价值 传播价值
览富财经微博
微博
览富财经微信
微信

纠结的6.97! 人民币是否破7撩动市场神经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览富财经编辑 发布时间:2018-10-31
摘要:[7这一点位本身并不重要,不论是6.99还是7.01对中国实体经济产生的影响并无差别,关键是对于市场预期的影响存在不确定性,这也是央行在坚定向市场传递稳汇率的信号的原因。] 尽管上周五央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在国新办吹风会上就人民币汇率向

[7这一点位本身并不重要,不论是6.99还是7.01对中国实体经济产生的影响并无差别,关键是对于市场预期的影响存在不确定性,这也是央行在坚定向市场传递稳汇率的信号的原因。]

尽管上周五央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在国新办吹风会上就人民币汇率向市场喊话之后,本周一人民币中间价止跌回升,但周二却延续了下跌态势。如今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距离“7”已经是一步之遥,到底会不会破7再次撩拨着市场的敏感神经。

“目前稳汇率比汇率改革更加重要。”10月30日中国人民银行参事、调查统计司原司长盛松成在公开演讲中表示,人民银行该出手时就出手,应该在必要的时候用外汇储备来稳定汇率。

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认为,7这一点位本身并不重要,不论是6.99还是7.01对中国实体经济产生的影响并无差别,关键是对于市场预期的影响存在不确定性,这也是央行在坚定向市场传递稳汇率信号的原因。

“目前市场供需还是基本平衡,但是我们不知道的是破7之后,市场情绪是否会发生非线性的、跳跃式的变化。”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原司长管涛对第一财经记者称。

人民币创10年新低

30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调贬197个基点,报6.9574;截至16:30收盘,报6.9613,先后创十年最低中间价和最低收盘价。盘中还一度跌破6.97关口,创下了2008年5月以来新低。前一交易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6.9377,16:30收盘价报6.9560,23:30夜盘收报6.9620。

市场人士分析称,下跌原因一方面是受到隔夜美元指数的小幅回升的压力,更主要是美国对中美贸易继续施压有关。

数月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持续贬值,并且屡次逼近7这一关键点位。管涛认为,近期人民币汇率走低原因有两个,一是4月底以来国际市场上美元汇率的止跌反弹,到10月12日,美元指数较4月20日累计反弹了5.5%;另一个是美联储加息节奏加快、加息预期增强,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跳升,造成全球美元流动性收紧。

目前,贬值压力已经产生了一定的贬值预期。在岸人民币交易价格在绝大多数的交易日里,呈现出收盘价相对中间价是贬值。

“这说明市场还是存在一定的顺周期性,市场上还是存在着看空情绪。”管涛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最能够直接反映外汇市场供需和市场情绪的是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的银行结售汇数据。今年三季度月均逆差分别为61亿美元、107亿美元、139亿美元,尽管总体保持均衡,但是逆差有扩大的趋势。9月银行代客结售汇逆差1103亿元人民币,为2016年12月以来最大规模。从结售汇率的情况来看,9月份结汇率小幅回升至66%,售汇率小幅升至68%。“虽未进一步恶化,但仍反映出客户的汇率预期以及相应的结汇意愿仍较弱。”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分析称。

短期“保7”是大概率

中间价创新低刺激着市场情绪,到底会不会破7再次撩拨着市场的神经。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通过央行的表态,保7的可能性很大。

“一个点位本身并没有那么重要,不论是6.99还是7.01对于中国的实体经济基本面并不存在巨大的影响。但这里面存在的一个不确定性,就是外汇市场的反应。”知名外汇专家韩会师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因为大家前期对于“7”的讨论过多,造成相当数量的企业和民众将能否破7看作货币当局态度立场转变的标志。如果市场情绪影响到了短期外汇市场操作,那么带来的可能是短期之内巨额的结售汇逆差,这将对外汇市场的稳定产生巨大冲击。

“这可能就是央行态度如此坚定地向市场释放稳汇率信号的原因。”他说。

潘功胜在10月26日的国新办吹风会上强调,有基础、有能力、有信心保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

9月央行外汇占款余额变动为-1194亿元,外汇储备余额为3.09万亿美元,汇率与资产价格波动已非主要因素。

不仅如此,8月初央行重启“逆周期因子”,以对冲贬值的顺周期情绪;8月6日将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0重新调整为20%;9月20日人民银行和香港金管局签署备忘录,央行在香港发行央票,此举将是长期的机制性安排,有助于调节离岸人民币流动性,稳定市场预期,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贬值预期低于往年

“央行在乎的不是点位,而是市场的反应。如果10月份结售汇逆差不大,国际市场美元也比较强,测试一下7,看看市场的反应是有可能的;如果市场反应很大,结售汇逆差激增,再回来也有可能。”韩会师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赵庆明也表示,人民币汇率存在破7的可能性,尤其是如果美元指数继续走强,如果未来贸易摩擦继续恶化且出口显著下滑,人民币汇率破7在所难免。

过去十年里,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曾有三次面临7这一关口的挑战。最近一次是在2016年,当时美联储加息、英国脱欧等事件导致美元指数回升,人民币在一年内贬值幅度超过6.8%,几次逼近7这一关口。2016年我国外汇储备累计下降3198.44亿美元,外汇局负责人表示,央行稳定人民币汇率是外汇储备规模下降的最主要原因。

不过,如今的情况和当年大不相同,如今的外汇市场供需依然保持基本均衡,银行结售汇逆差规模并不大。

外汇局最近公布了今年前三季度外汇收支数据,银行结售汇和代客涉外收付款逆差较上年同期均显著收窄。其中,结售汇逆差下降75%;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逆差下降49%。初步统计,10月上旬银行结售汇和银行代客涉外外汇收付款均呈现小幅顺差。

管涛告诉第一财经记者,8月份以来的贬值预期比7月份之前确实略有增强,但实际上也没有那么强,10月底1年期NDF(无本金交割远期外汇交易)已经破了7,但相对于中间价隐含的贬值幅度也不到2%,跟2015年、2016年相比还是差很多。

“目前市场供需还是基本平衡,但是我们不知道的是破7之后,市场情绪是否会发生非线性的、跳跃式的变化。”管涛对第一财经称。在他看来,判断汇率的长远走势要看经济基本面,但是短期汇率受到市场情绪的影响。不管坚持汇率市场化,还是稳定汇率,关键是当局要言行一致,确保政策公信力。

分享到:
责任编辑:览富财经编辑

相关阅读

郑重声明:本网所发布的所有信息仅供参考,本网不对信息的完整性、及时性负任何责任,投资者依据本网信息所作投资需风险自担!

Copyright © 2000-2018 lanfucaij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51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172